当前位置:北京pk10计划人工在线

娱评: 港片“黄金时代”已经过去了

2019-07-20 点击次数 :219次

  4月19日晚上,第34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揭晓,许鞍华的《黄金时代》成为大赢家,而提名不少的陈果的《那夜凌晨,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》仅仅是赢得了最佳原创电影音乐的安慰奖;而在金像奖前一天,由香港《苹果日报》主办的第十届金话梅电影选举揭晓,张敏执导的《唐伯虎冲上云霄》顺利赢得了最烂电影与最烂导演,而《尸城》、《爱・寻・迷》等港片则也赢得了不少的票数。

  金像奖与金话梅奖之于香港,类似好莱坞的奥斯卡与金酸莓,而如果对比金像奖与金话梅奖的结果,则可以更清晰地看出纯港片已经到了爷爷不疼姥姥不爱的地步――金像奖主要是由香港的业界人士投票评选,《黄金时代》、《亲爱的》、《窃听风云3》、《太平轮(上)》等合拍片几乎已经包揽了所有奖项,非合拍的纯港片只有《金鸡SSS》、《那夜凌晨,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》榜上有名;而由广大读者投票选出的金话梅奖,除了《唐伯虎冲上云霄》之外,Jessica C凭借《尸城》获得最差女主角,王祖蓝则斩获了最差男主角奖。这折射出纯港片在香港业界或普通大众心目中的地位。

  香港电影的没落,与内地电影市场的崛起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包括杜琪峰、彭浩翔等在内的香港电影人纷纷北上神州拍片,在较为充分的内地资金的支持下,不少合拍片在制作上还是比较认真精细的。

  比如徐克的《智取威虎山》、吴宇森的《太平轮(上)》等,精细的制作多少掩盖了剧情或叙事上的不足;而许鞍华的《黄金时代》虽然在叙事上遭到不少诟病,但在人文情怀上则融入了很强烈的个人特色,拿到金像奖最佳影片,也是评委会做的一个稳妥的选择。陈可辛的“纯内地片”《亲爱的》,还有麦兆辉、庄文强合导的《窃听风云3》等,虽然也都存在着一些问题,但放在去年的香港电影里已经算是质量较高的,获奖也在情理之中。

  相比之下,去年的纯港片,如《爱・寻・迷》、《那夜凌晨,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》、《唐伯虎冲上云霄》等,更是问题多多,甚至是将各种元素大杂糅加上情色片的包装。《唐伯虎冲上云霄》,是“娱乐之王”王晶公司投拍的投机之作(投机TVB话题剧《冲上云霄》系列),借用唐伯虎点秋香的典故,加以情色片的包装组合,剧情缺乏创意,完全是二十年前粗制滥造的港片的再现。再说陶杰执导的《爱・寻・迷》,文人出身的陶杰把电影当成了文学作品,虽有想法但流于文学化,毕竟电影艺术不是文学艺术。

  或许有人说这只是去年的纯港片,如果多看一些近年来的纯港片之作,恐怕对整体质量同样不乐观。2010年上半年《志明与春娇》、《打擂台》等纯港片的面世,曾被媒体赞为纯港片的小阳春,甚至影评人还给予了“特区新浪潮”的赞许。只是这股“浪潮”很快退潮,这群新导演群体的新作质量也参差不齐,既有郭子健的《救火英雄》的质量较高作品,也有麦曦茵的《暧昧不明关系研究学会》之类的叙事混乱之作,自然难以持续赢得观众的青睐。

  更何况,在每一年的纯港片里,以情色为卖点吸引眼球已经成为了一股潮流,如今年的春节档,《鸭王》《12金鸭》轮番上阵,缺乏当年《金鸡》系列的情怀,多了眼球效应,还有食老本的《澳门风云2》。如果一位香港电影人只能以低俗、情色或者所谓的“坚守香港情怀”赶工创作,也请做好可能会被业界人士(金像奖的评委们)或普罗大众(观众,包括金话梅投票人)抛弃的心理准备。

  □阿木(影评人)

(责任编辑:卫斯理)
文章人气:8